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搜索
查看: 568|回复: 8

(转)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邓克明之子的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09: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邓克明(55年少将,1983年病逝)之子的文章:

亲历腐败

军队的贪腐现象很严重,在敛财方面,只会比地方政府的贪官们来的更黑、更猛烈、更猖獗。没有亲眼看见的人和事,我不说了,只说一次亲身经历:
2011年8月,原福州军区政委刘培善中将的夫人左英阿姨(原上海市人大副主任)病逝,接到治丧办通知后,福州去了20几个军队子女参加告别仪式,我家是我和三妹邓迎捷去的。
临行之前,我三妹告诉我,说她公司的老总听说我们要去参加左英阿姨的葬礼,拿了一万元给她,说是作为邓克明家的份子钱。我一听就来气,搞什麽份子钱?没这个习惯。我三妹说,大哥你着啥急啊?你别管这些事,听我的吧。
结果,到了上海,去左英阿姨家小灵堂祭拜的那天,刘培善中将的两个儿子,像两尊门神一样耸立在二楼入口处。我一看,他哥俩儿都戴着中将军衔,背着手,下巴翘得老高,一脸牛气,过去大哥长大哥短地叫我,现在升官了,变脸了。
“狗日的!我就不该来!”我心里骂道。
我们在小灵堂烧香、三叩首时,我三妹把我叫到一旁,说大哥啊,咱们的一万元不该送,送少了,丢人哪!我说,怎麽送少了?还丢人了?三妹说,你看看那张桌子上,人家送的钱都是一摞一摞的。
我走过去一看,吓了一跳,桌子上确实摆着一摞一摞的纸包。这麽说吧,如果我们一万元的纸包厚度是1,那麽一摞子纸包的厚度至少是20,我稍微数了数桌子上的纸包,20几骡子肯定是有了,也就是说,粗算一下,桌子上的人民币最少有3、4百万。我们下楼时,等着送钱的人排了一条长龙,曲里拐弯经过小花园,延伸到大门口。
当晚,上海战友请我吃饭,这些都是1961年和我同时入伍到野战军的战友,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白天亲眼所见的这件骇人听闻的事件告诉了他们。他们竟然一点不惊讶,说鲁延哪,有啥奇怪的?刘培善的大儿子刘晓榕,是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他弟弟刘胜,是解放军总装备部副部长。知道总后和总装在上海有多少下属单位吗?几十个!他们妈妈的葬礼,哪个下属单位敢懈怠?这次如果收入1000万,很正常啊!
我从上海回福州之后,半年内很少说话,10月28日在我父亲忌日那天,我去墓地对父母亲说:我们的党完了,军队完了,国家完了,老百姓完了。

(微信)本文转存于:2018_9_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09: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锦才 于 2018-10-11 10:01 编辑

还有这事,太明目张胆了!

点评

从网上微博中搜索可见到作者的多篇原文 。  发表于 2018-10-11 11: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1: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触目惊心,党和国家再不治党治国,真快完了!好得,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洞察了一切,正在治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8: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赣南虎啸 于 2018-10-13 18:32 编辑

       看到此帖本来不想说话,因为事情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我都认识,其中的一个不是一般的认识,所以,凭我接触他们的印象,实是求事说上几句。邓鲁延大哥(在82师245团服役),在28军战友济南的一次活动中认识,我们多次在一桌吃饭,几天的接触深感他没有高干子弟的架子,性格直爽,敢说话,喜欢喝几杯(我们同一桌吃饭每次都是他主动给我们敬酒),现在我们之间都还有联系电话,时不时会通一下电话。刘晓榕中将、总后副政委,他是从我们82师244团四连(英雄连队石工堤连,他主管的连队1978年12月,该连被北京军区授予“硬骨头六连式”连队)政指走出去的,1977年底至1978年我们俩一起赴北京军区军政干部学校政工大队(现石家庄陆军学院)进修一年,我们同一个班一个组,当年28军共8人,二个副团职(都是某团的副政委,其中82师一个,83师一个,在学校他们一个是组长,一个是副组长,每天早上同样轮流担任值日,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三个营职(政工干部),三个连职,我、刘将军、还有军坦克团一名宣传干事为连职干部,我们8个人同住一个房间。每逢周末他都要叫我陪同去邮电部门给他老丈人(当年是某省省委书记)打长途电话。一年来的接触刘将军性格温和、平常说话都是面带笑容,只要轻轻一笑脸上就露出两个小酒窝,不是那种滿脸长横肉,凶巴巴的人,他为人谦虚、同样没有高干子弟的架子,实是求事说至于他当大官以后,俺就不得而知了。他母去逝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几年前党风、社会风气如此败坏,刘将军他家收礼应该说也是出于无耐,身不由己,不收礼肯怕也难,很多人都会变着法子给你送。现在习总书记针对党风、社会风气扭转乾坤,要是现在肯定不会发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19: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赣南虎啸 发表于 2018-10-11 18:44
事情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我都认识,邓鲁延大哥(在82师245团服役),在28军战友济南的一次活动中认识, ...

从网上微博中搜索可见到作者的多篇这样的原文 。

9月24日我在战友群微信中看到这篇文章,本想转发到军网上,因有顾虑,直到今天斗胆转发于此 ············

现看到卢主编所叙的文帖,才知道卢老战友辉煌的军旅经历!我喜欢看卢老战友的故事,还望多多介绍分享给战友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0: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赣南虎啸 于 2018-10-12 21:29 编辑
张声和 发表于 2018-10-11 19:36
从网上微博中搜索可见到作者的多篇这样的原文 。

9月24日我在战友群微信中看到这篇文章,本想转发到军 ...

      声和战友过奖了,说起来非常惭愧,也没有后悔药吃,我非常对不起28军各级领导对我的培养,希望,78年6月份从石家庄回来,我回家探亲偶遇我们县委组织部的一名副部长,他说县委组织部干部科正需要一名军队政工转业干部(因为军转干部了解部队的干部情况,思想动态,主要负责每年与人事局协调军转干部的安置工作),如果我回来组织部要定了。所以探亲回部队后就开始打报告申请转业,因为没有理由,团领导不答应,尽管这样,78年10月底还让我做为28军基层连队的代表出席了28军第七届党代表大会。因为闹转业的事情,军政治部干部处的一名处长和干事来我们244团,他们也顺便到我们连队与我交谈,叫我要树立长期战斗队思想,要继续革命。我为了寻找到转业的理由,后来找到我的一位在115医院的同班同年入伍的同学,他帮我开了一张肝病化验单,就这样81年初批准我转业,转业后县委组织部果真把我安置在组织部干部科工作,一干就是七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声和 于 2018-10-17 09:47 编辑

【房峰辉、张阳被开除党籍、军籍 取消上将军衔_凤凰资讯】

http://news.ifeng.com/a/20181016 ... ?from=singlemessag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峰辉,非同一般的上将军】

https://ishare.iclient.ifeng.com ... p;from=groupmessag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 苏ICP备10102519号 )

GMT+8, 2018-10-19 12:36 , Processed in 0.37346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