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0

【原创】 看见了你格外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4 21: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
看见了你格外亲


    每辆坦克都有自己的“身份号码”。制造工厂认他自己用钢印打在装甲板上的原始“出厂编号”和安装在坦克某处 “铭牌”上的编号,前者只是坦克车体的产品编号,后者是这辆坦克作为一个完整产品的编号,两者含义不同,缺一不可。
    装甲部队不管那些,列装后统一在车体显著位置上焊装一个自制的“车体编号牌”,上面有部队给这个型号坦克赋予的一组编号,此后,这辆坦克的单车文书、技术状况统计等场合都用这个编号。
    而在具体的战斗中,战术使用上只认喷涂在坦克炮塔上由白色阿拉伯数字组成的“战斗编号”,如表示7连三排长车的车号“707”,也表示7连第7辆坦克。
    工厂打在装甲板上的原始“出厂编号”只是车体的标号,还不是整车的编号,安装上了火炮、发动机、变速箱、转向机、电气设备、电台等所有设备之后,才能获得一个整车编号,一般反映在“铭牌”上。这个原始“出厂编号”一般只在坦克履历簿上可以看见,和工厂打交道时需要使用这个编号。
部队接收坦克后,一是在炮塔上、车体上喷涂战斗编号,二是在车体上焊装钢质“车体编号牌”,牌子上制有统一编号。如T-34坦克车体上的编号“105-1545”,其中“105”是车型代号,“1545”是该车型列装后在我军装甲部队中的序列号,即我军从前苏联接收的第1545辆T-34坦克。

    一、楔子

    2017年4月7日,我团(原坦克35团、后28军坦克团)一批1967年、1969年入伍的南京籍老兵,在原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邬援军组织的“纪念光荣参军50周年”活动中,第一天就来到位于南京新塘的东部战区陆军兵种训练基地(原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坦克乘员第三教导团)营房,这是我们这一些老兵们参军入伍来到的第一个单位、第一座军营,来这里回顾50年前跨入军营开始的坦克驾驶员学兵生活,回忆当年蹒跚学步的件件往事。

1.jpg
图1  组织者给这次“纪念光荣参军50周年”活动设计得臂章,上书“攻无不克”。

    军营里的建筑已经焕然一新,但营区里的基本格局没有变化,进去了我们这些老兵决不会走错路。一边看着新建筑一边回想着当年这里是啥建筑?走着看着老建筑已经不剩几座,只有大礼堂、服务社、卫生队、车场里的坦克库和器材库等还基本保留了原样。

2.jpg
图2  训练基地首长和机关十分重视我们这些老兵重访老单位的活动,举行了郑重简朴的欢迎仪式,基地政委致辞,老兵们积极发言。

    车场还是原来的四合院与排列式相结合、突出进出场技术勤务流程顺畅的基本布局,车库还是原来按照T-34坦克外部尺寸建设的苏式坦克库,高大宽敞,布局严整,设计实用,坚固敦厚,我们在教练团当学兵的时候,除了理论学习以外,实车驾驶后的车辆保养、故障排除实习等训练都在车场、车库里进行,看着就亲切。
    在参观基地的现代化装备过程中,大家对那辆唯一的T-34坦克更感兴趣,因为大家都是从T-34坦克开始学会了坦克等装甲车辆驾驶,对它特别有感情。大家纷纷围拢过来,议论着它的构造,谈论着相关往事,还登车上去照相合影。

3.JPG
图3  昂首挺立在车库里的这辆T-34坦克高大威武,比旁边的59式坦克高出不少。从外观上就可以看得出是经过“24项改装”的,改装的炮塔上部高射机枪枪塔、炮塔侧面加装的固定枪架、方形前挡泥板等非常醒目。

    还是邬援军副司令员看得仔细,不仅看外表,还低头看各处细节。当他看了该车的车体编号牌后大声说:“大家来看,这辆T-34坦克就是我们团的。我在3连当驾驶员的那辆是105-1543号,这辆是105-1545号,肯定是我们团的坦克。”

4.JPG
图4   清晰可见的“车体编号牌”,上面有这辆坦克的车体编号“105-1545”,长条形钢片,上面的阿拉伯数字是中文形式书写,钢片两端焊在坦克前上倾斜装甲板的右边、右前侧挡泥板内侧,履带调整蜗杆处的装甲盖(圆盖、方头)上边。

    二、追问

    询问陪同我们参观的基地总工程师谢东升大校,他说这辆T-34坦克是从北京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接来的。以此推断,可能是军博从北方部队报废坦克中挑了这辆外观品相好、实际技术状况也好的T-34坦克去保存。我判断,最有可能的就是从北京军区报废坦克中挑的,因为那时北京军区报废的T-34坦克都集中在天津东局子原81师坦克团的车场里。我在北京军区某军机关工作时去该团出差,还到车场里面看过成片摆放着的全区淘汰的T-34坦克,并在那么多的坦克中一眼认出了我们团3营7连那辆战斗编号为“707”,车体编号为“105-1027”的T-34坦克呢(见帖文《我的坦克“拐洞拐”》),排里另一辆坦克的战斗编号为“708”,车体编号为“105-1029”,那是一辆车身涂装为“嫩绿色”的T-34坦克,有别于当时正规的“军绿色”涂装,这时候因为多年没有再涂装了,原来的颜色更浅了。

    三、溯源

    我团在1950年代组建时是个战车团,番号为“26军78师战车团”,不久改为“坦克自行火炮第283团”,团里只有1个T-34坦克营,就是坦克1营。到了1966年前后,原隶属27军的坦克自行火炮第284团、坦克自行火炮第285团、坦克自行火炮第286团(后来转隶组建南京军区坦克第10师)陆续换装国产62式轻型坦克、国产63式水陆两用坦克,团里的T-34坦克就给了其他没有换装的部队,我团就增加了1个坦克营即坦克2营。再往后到我团移防山西转隶北京军区后的1970年,北京军区坦克7师的T-34坦克和我团3营的CY-76自行火炮互换,不久他们又换了国产69坦克。至此,我团才是真正的坦克团,3个营都是清一色的T-34坦克。但是,3个营的坦克车体编号号段并不相连,且各自独立,很有特色,基本规律是1营与2营之间的号段相隔不远,1、2营与3营之间的号段相隔较远。
    我团T-34坦克来自3个单位,所以各营坦克车体编号的号段不同。坦克2营组建于1967年,那时我团还在南京军区编成内,组建时的坦克来自于南京军区坦克10师前身部队坦克自行火炮第284团(或坦克自行火炮第285团、坦克自行火炮第286团),是他们换装国产62轻坦克、水陆两用坦克后淘汰下来的。我团原是坦克自行火炮第283团,番号和这几个团相连,且在这几个团前面,所以坦克车体编号也应该接近并小于这几个团,应该和坦克1营的号段相近,并和1、3营的号段都不同。
    坦克3营虽然和坦克1营同时组建,但长期都是CY-76自行火炮,换装T-34坦克却是在1970年,接收的坦克都来自于北京军区坦克7师,而坦克7师的前身部队是坦克独立第2团、坦克自行火炮第233团、坦克自行火炮第312团、坦克自行火炮第398团,他们自己各团的T-34坦克车体编号也不连续,比较分散,应该在“105-1029”之后或前后附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坦克独立第2团、坦克自行火炮第233团组建比我团早,车体编号应该比1、2营的数字都小,相隔较大,有几辆还不连贯。
    坦克1营的T-34坦克是我团组建之初的老底子,号段集中在一起,应该就是邬援军副司令员说的“1543”、“1545”之前,因为他是坦克3连,前面还有1连、2连的坦克。我记得7连的坦克车体编号并不连续,却相差不多,但和我团老底子坦克相距就远一些。

    四、尾声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说是“老兵见‘战友’,两眼泪汪汪”。因为对于坦克兵来说,坦克就是我们“无言的战友”!
    离开坦克车场时,想必参加那次纪念光荣参军50周年的我团老战友们都会在心里说,老“战友”,我会再来看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 苏ICP备10102519号 )

GMT+8, 2018-6-24 09:42 , Processed in 0.1536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