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搜索
查看: 112|回复: 1

转:军旅岁月《抗击台风洒热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19: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向各位老战友推荐三炮连文书栋良战友写的“军旅岁月”第六章:《抗击台风洒热血》,回忆51年前经历的惊心动魄、终身难忘的抗击强台风的往事:
1969年5月至10月,是我们部队开进官坂农场时间最长也是最后一次的生产任务。在这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经历了两次强台风的袭击
特别是在抗击(69.8.8)第6号强台风的抢险救灾中,经历了生与死的浩劫,谱写了一曲“拥军爱民”的新篇章!1969年8月8日晚上七时许,第6号强台风从连江县黄歧半岛登陆,位于黄歧半岛正前方十公里处我们三炮连驻地一一官坂公社羊尾大队正是台风中心经过的途径。这天晚上,我们刚吃过晚饭,台风就一阵高过一阵,由于风雨极猛,连部驻扎的一户民房厅堂已不能住了,副连长梁体政和我们连部几个兵正想把铺盖转移到厢房对面的阁楼上,此时连长罗树业从厢房里(连长的家属来队住在厢房里)出来叫通信员下去通知,连长要召集排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上级安排农场的生产任务,并叫我参加作记录。会议开始不久,一阵阵强风夹着雨点呼啸而过,连部大厅门挡不住暴风的冲击而被撞断,一阵强风灌进屋里,屋顶上的瓦片呯呯乓乓不断砸落下来。我和理发员皮春林,司号兵陈木火顶着大风把两扇大门重新关上,找来两根木头顶上,又搬来两块大石头压住。风越来越猛,会议简要结束,几个排长从后门冲出去回到各排去了。紧接着,暴风犹如猛兽席卷而过,成行的电线杆刮倒了,大树连根拔起,民房在强风中摇摇晃晃,一场房倒人亡的灾难已经来临,羊尾大队(村)的人民群众和驻军的生命财产受到了严重威胁……。连部房东的门墙也在阵风中摇晃,我们三人仍死死地顶住。此时,隔壁一个十多岁的小孩跑来求救,我跟着他跑过去,爬上他家楼上,看见他们一家人都惊恐失措,拼命顶住被台风刮得摇摇晃晃的木板墙,我立刻又到楼下搬了两根木头帮他顶住,并动员他们赶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这时,我想起连部阁楼上还有两箱子弹没有拿下来,便返回连部,爬上阁楼,我赶紧从角落里搬出来,让下面的皮春林接着,刚把两箱子弹搬下来,一阵强风刮过,屋顶被掀掉了一半,瓦砾木头往下砸,真是好险哪!
由于居住分散,连部与各班排已失去联系,六班长俞石明冒着大风不断刮落的瓦砾砸伤的危险,跑来连部报告,听到俞石明在大门外喊叫,因为大门先前已被堵死,我喊他从后门进来,我开了后门,只见他一身泥浆,身上多处受伤。这时,连长从他家属的房子里出来(从开排长会议到俞石明来报告这段有一个多小时内,他和他家属一直呆在他们的房间里),俞石明向连长报告:二排的房子快要倒了!连长即叫号兵小陈去通知二排说:“如果房子不行,快撤出来。”
  当小陈冲出连部还没到二排驻地,一股强风刮来,二排居住的房子在暴风中瞬间倒塌,全排战友和群众被埋在里面……。
四班长万长春和几个同志,被压在屋架底下,他们用力移开压在身上的木板砖块,从缝隙里爬了出来,立即投入营救压在废墟中的战友和群众。当地群众也纷纷投入自救,没有工具,就用手拔,手受伤流血,仍然坚持战斗,大家只有一个信念:时间就是生命,救阶级兄弟要紧!战友们顶着暴风骤雨,一个一个地救出埋在废墟中的战友和几个群众,其中,有一个老大娘救出时已失去了生命。
在台风肆虐时,一排三班副班长张丹春和战士苏殿朋正把连队养的鸭子赶往羊尾村的一幢破旧教堂里,安置好鸭群后,发现楼上住有一位老人正在钉窗门,他们上楼发现房子很危险,就动员并帮着老人转移到楼下安全的地方,又转身上楼帮搬东西时,教堂在暴风中如山崩地裂一样垮塌,老人得救了,而张丹春和苏殿朋却被埋在里面
战友们闻讯赶来抢救,同志们挖呀拔呀,在土石堆里、终于发现了张丹春和苏殿朋,张丹春已不省人事,但右手还紧紧地握着手电筒。康军医一遍又一遍地施行人工呼吸,战友们围在他的身旁,焦急地等待,可张丹春同志还是停止了呼吸,他为了抢救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苏殿朋的头部被垮塌的木头压伤,伤势十分严重,几个战友立刻用担架把他抬往卫生队后送医院,经抢救后转危为安。
指挥班新战士尹本来在倒塌的废墟中被战友们救了出来,他伤势非常严重,腹部和头部多处压伤,送往罗源176医院抢救,由于伤势过重,尹本来同志献出年仅19岁的年轻生命!
强台风在羊尾大队(村)肆虐了整整一夜。一夜之间,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羊尾村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十几间民房倒塌,十几个民众伤亡,我们三炮连也付出了巨大牺牲……。
第二天,我们的衣服、被子全部被暴风雨打湿,有的还是从坍塌的废墟中泥浆里捞出来。晚上,我们连队撤到官坂暂时住进一幢四方形石楼。
这一夜,还有阵阵余风呼啸而过,虽然减弱许多,但刚刚过去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场面,还在我脑海中浮现,虽然已经一夜未曾合眼,可这一夜,我仍然彻夜眠……。
遭受到史上罕见的天灾,要是旧社会,人们只能叫天天不应,呼地
地不灵!但此时,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政府和部队帮助了受灾群众重建家园,部队发起捐款,我们全连也捐出300多元,帮助受灾群众度过难关。
张丹春和尹本来两位同志牺牲后,全团部队和官坂地区的人民群众
在官坂农场场部举行追悼大会。会上,团党委宣读了《关于追认张丹春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决定》  和(《关于追授尹本来同志为模范共青团员  的决定》。并号召全团官兵向张丹春、尹本来烈士学习。
部队领导对我们连在这次抗击强台风中,在抢险教灾中的先进事迹  很重视,团政治处派奚干事等二位同志到我们连采写事迹,连里也派我和  四班长万长春参加编写小组。不久,一篇《解放军某部在抗击强台凤中立  新功》的报道刊登于当年8月23日的[福建日报]上。
过后,全连又搬了两次住地,但均在官坂公社的小街道旁边。部队  又投入紧张繁忙的农场施工和劳动。
时过一个多月,1969年9月27日至28日,我们在连江官坂又经历  了第八号强台风的袭击。不过,这次强台风来袭前夕,我们就住进了坑道  里达两天两夜,不同的经历是:洞外是暴风骤雨.噢洞内是世外桃源!
9月26日这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上午天气仍然晴好,丝  亳也没有台风要来的迹象。当地百姓正准备糕点过中秋节,我们全连也照  常出工到农场赶做铺设一块晒谷场,为秋收晒谷做准备。此时,上面来通  知,说第八号强台风今晚到达官坂,部队人员和物资傍晚前都要进入坑道。  也许是为了接受上次的教训吧,我们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几个人留了  下来,把连里的档案文件、炮弹和军用物资先装箱运走。
果然,下午天气骤然变化,还是晴好的天气一下子就乌云密布,狂  风一阵高过一阵。连部住的房东大嫂,带个小孩,因爱人在外地工作,家  里又没有其他人,看到台风来了,部队又要撤走,心里害怕,我和理发员  皮春林就帮她堵好门窗,并嘱咐她:如果发现房子不行,就赶快撤离到安  全的地方去。
连队因为赶完施工任务,回来已是晚上八时,匆匆吃完晚饭后就出发了。我们模着黑路。经过一个多小时,  爬越几座陡峭险陵的山头。顶着阵阵的狂风暴雨,终于到达位于官板海边的一座山峰坑道口. 全营500  多人和一个下农场锻炼的福大学生连全部进入坑道内。
这是个贯穿南北两个洞口的战备坑道,多年没人光顾了。虽说坑道  不小,但这么多人进去,每个人也仅有一小块坐的地方。 洞内十分潮湿阴冷,虽有排水沟,但很多地方积满了水,还有头顶和岩壁不时渗落滴水。  进坑道前,我们全身都被雨水和汗水浸透,现在更是寒气袭人,瑟瑟发抖,  大家都要穿着雨衣才能御寒垱水。有趣的是,洞内有成千上万的小动物一蝙蝠。 今日突然遭遇不速  之客打扰而惊慌失措,到处乱飞,有的则躲进岩壁的小洞穴里。有人伸手  去捕捉它,它会狠狠地咬你一口,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在坑道里,福州大  学的学生给我们演唱《沙家浜》、《红灯记》等文艺节目,也增添了坑道内  的活跃气氛。
洞里没有白天,只有带手表的同志才知道时辰。到第二天中午,连  队只带来一餐的馒头已经分作两顿吃光了,有人摸到洞口观察,台风还没  减弱,营里的步话机跟团部又联系不上,到下午营里来通知:还要继续在  洞内守候,因此,第二个晚上还是在洞里过,到第三天早上,我们已经两  顿没吃东西了,饥饿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难关。
在这阴冷潮湿的坑道里,我们只能背靠背或趴在膝盖上睡一下,除  了轻微的说话声,一切都很宁静。然而,洞内的安宁和洞外台风的嚎啸却  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天地。
到第三天接近中午,营里才通知:各连派几个人回驻地看看,搞  点吃的上来,副指导员王兰亭叫我也跟着下山了。走出洞口,出现在我眼底下的是一幅惊人的情景:农场的海堤被海浪冲垮了一个大决口,海水涌向堤内,淹没了农场的许多设施、房子、已待收成的一片金灿灿的早稻也被海浪淹没,农场大部份变成了一片汪洋!在回官坂小街的路上,沿途也是一幅台风肆虐过的惨像:歪斜的电线杆被风折断倒伏的树木:吹掀的屋顶走进官坂小街,有熟悉的民众向我们打招呼,也有的在一旁议论,此时,我却有些难堪,因为我想,在这场强台风中,我们没有和他们在起共度难关而是躲到坑道里,心里有点愧疚自责,台风走远了,部队下山了。接下去我们就投入抢修海堤的艰苦劳动每天又是抬石头、挑海泥、奋战在海滩上。85师364团的部队和大学生连也参加了我们抢修行列,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我们完成了抢修决口,加固堤坝、农场清淤等任务。(完)摘自栋良战友“军旅岁月”第六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20: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声和 于 2021-4-6 05:01 编辑

69年我们连队在官坂农场经历了那次强台风(好像是六号强台风 ??),当时在官坂农场风力已经达到六~七级,我们班受命顶着大风赶往农田园地(抢运物质“ 时间久了当时具体搬运什么物件材料现在记不清了 ” )农田园地中有砖切的存放物质的砖房,从远处园地快速往存放物质的砖房里搬运,我们将要搬运完毕时风力已将近十级,整个人很难站稳跟纸张一样轻飘,几乎要被大风卷上天去 ,大家相互手拉着手也有拽着衣服的,几乎是趴着躲进放物质的砖房里。狂风暴雨一阵紧一阵,我们往窗户看出去,只见远处半山上颗露的大石头顺着飓风往上翻滚着吹上天,时而风力小些大量石头又往下掉落下来 ,真是惊心动魄。狂风暴雨不断冲刷下,我们躲避的砖房里面墙壁上粉刷的白石灰不断地渗透水,一块块成浆状往下脱落,随时有坍塌的可能。好长时间我内急想依靠着大门边解手,临近门口时瞬间整个人跟纸张一样要被屋外大风吸出去似的,想趴下同时口中急呼,战友们见状手拉着手迅速跑过来拖住我的脚腿往里拽…… (张声和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 苏ICP备10102519号 )

GMT+8, 2021-4-23 23:12 , Processed in 0.05763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