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搜索
查看: 69|回复: 0

拉练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2 17: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拉练旧事

     我入伍四年,在部队参加过两次拉练,由于历经四十多年,有些事已经淡忘,幸好在笔记本上,记录第一次拉练的一些细节,真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循着这些线索,打开记忆的闸门,零星整理一些已经远去的旧事。
    老区安泽县。1978年11月17日,我们团指挥连坐上帆布棚车,上午九点随着大部队出发,一路颠簸,风尘扑扑;我本来就晕车,蹲在汽车后挡板上,一路走一路吐,特别是汽车山下坡路和急转弯时,晕的更厉害,恨不得下来走,路上时不时还碰到拉练的步兵,非常羡慕我们炮兵,在他们眼里拉练还能坐汽车,简直不是在磨练,是在享受;而对我来说,坐车就是遭罪,反而羡慕能在地上行走的步兵兄弟。
     当日下午三点,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长途开进,到了安泽县城,安泽是老革命根据地,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太岳军区司令部、太岳兵工厂和太岳新华日报印刷厂等,都曾经驻扎在安泽,朱德和陈赓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生活和战斗;在记忆中,安泽县当时只有六万多人,县城面积非常小,道路也狭窄,在县城的十字路口,供销社的两层楼房是县城的最高点,我当时就有点感慨,安泽还不如家乡的五里店公社。
     我们侦察排住在县基建委,基建委是一个单独的院子,只有一排红砖瓦房,大概十多间房子;我们到达时,正碰上两个老同志,冒着凛冽的北风,帮助打扫房间,让我们感动不已,放下背包,,立即打扫院落和房间,帮助附近的老百姓挑水。
     到了安泽的第二天,连里组织官兵,参观了安泽革命纪念馆,纪念馆面积不大,很多历史实物和照片,承载了安泽县的一段革命历史,记录了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业绩,使我们深受教育。
     挖渠与吃鸡。我们在拉练途中,帮助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其中挖渠就是其中之一,第一次是在屯留县城外,第二次是在高平县,前一次笔记本上有记录,后一次印象最深的就是吃鸡。
    屯留城外,当年是这样写的“北风呼呼地吼着,刮起一阵阵黄灰,虽然太阳在头顶上照着,依然是那么寒冷。这时一阵长龙车队,停在屯留县城外(屯留县属于长治地区),在郊外野炊。下车后,炊事班展开炊具,一阵阵哨声响起,战士迅速集合,指导员指着正在农田水利建设的群众说‘人民群众在寒冷的天气奋战,我们应该怎么办?’‘支援’,战士们大声回答。在指导员的带领下,战士们争先恐后,推车的猛跑,一趟又一趟;挖土的甩掉衣服,挥汗如雨,军民并肩战斗,密切配合。当开饭的哨声响了,战士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工地。”
    在高平县住训时,具体在哪个公社已无记忆,印象最深的是,战士们以冲天的干劲,用一天时间,挖好二千米左右的渠道,当时老百姓很惊讶,解放军咋这大干劲,到底吃甚啦?带着这样的疑惑,中午开饭时,就有老乡端着大海碗,吃着饸烙面,看我们吃什么,我们蹲在地下,以班为单位围着一圈,中间放着一大盆鸡,老乡们一看是在吃鸡;就把消息传了出去,有些老乡不信,晚上开饭时,又有老乡过来,一看我们还是在吃鸡;老百姓就传言,“怪不得解放军干活这么有劲,原来是吃鸡吃的。”
      山西人不爱吃鸡,至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临汾驻地,1元钱能买到一只鸡,到了高平更便宜,一斤小米换一只鸡,当时的大米是0.14元一斤,小米比大米便宜;一只鸡大概3斤左右,如此算下来,一只鸡的价格不会超过0.5元,部队的小米本来就多,战士也不太爱吃,司务长韩文玉抓住这一良机,即改善了连队伙食,又消耗了小米,真可谓一举两得。
       住训鲍店乡。我们拉练途径长子县鲍店乡, 鲍店自古以商业繁盛,行业众多,交易广泛而著称,驰名在上党地区。早在明朝末年,这里就有盛大的集市贸易,每月的三、六、九为集日,其中九月会,是山西省四大庙会(正月解州会、四月尧庙会、七月五台山会、九月鲍店会)之一。以药材交易为主,故也叫药材大会,万商云集,热闹异常。
      在鲍店住在老百姓家,山西农村的村庄,大都集中在一起,就如一个小集镇,不像我们豫南乡村,居住分散,有的一户就是一个庄。山西又是晋商的发源地,灰墙布瓦的深宅大院比比皆是,我们班就住在一户大院中,房东对我们热情之极,把火炕烧的暖暖的,每天开水烧好,等我们训练回来喝;
晚上给我们烧好热水,用来泡脚,让我们非常感动。
      “军爱民,民拥军”,为了感谢老百姓,我们每天起得早早的,帮助房东打扫院落;训练之余,帮助房东担水、劈柴;以报答老百姓对子弟兵的厚爱。
      印象最深的就是挑水。山西地处黄土高原,吃水非常困难,在当新兵时,就听老兵讲“一群羊换一车水的故事”,这里的水贵如油,是毫不夸张的。由于缺水,水井都非常深,辘轳上的绳索缠的一圈又一圈,从井口往下看,根本也看不到水面,据老乡讲井深大约在100米左右。我当时长的瘦小,这么深的水井,摇上一桶水很困难,每次挑水,都和我的同年老乡刘有成,以及河北唐山的张大波一起去,我们三人既是同年兵,又是同班兵,在一起无话不谈,有时闲暇之余,再一起侃大山,一直侃的天昏地暗。
  远处飘来一阵歌声
在这寂静的沟壑里盘旋缭绕
比山涧的溪水还清脆
比大海里的云燕还要缥缈
野营拉练的队伍呵
在歌声中奔赴新的战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陆军28集团军战友网 ( 苏ICP备10102519号 )

GMT+8, 2020-5-30 19:54 , Processed in 0.05789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